七乐彩200期走势图|七乐彩走势图
快訊
1.6T都不滿足了?你們不能對星途要求這么高
1小時前
9月山東省A股上市公司市值TOP100出爐煙臺市企業最多
1小時前
長城風駿繼續領跑商用皮卡市場,國五國六盡有
1小時前
政策加持福州新零售產業呈井噴式發展
1小時前
車動態:雷克薩斯限量版;馬自達9月銷量;大眾開放PPE
1小時前
饑餓營銷不夠,又來個限量銷售,雷克薩斯是徹底飄了
1小時前
實力與悅動不相上下的福瑞迪,如今為何降價都賣不動
2小時前
強如豐田也苦惱!這兩款車的銷量為何總是扶不上墻?
2小時前
全球最貴的SUV是中國制造,庫里南比不了
2小時前
6.98w即可買一臺合資SUV,油耗7L,家用適合入手
2小時前
中國9月末外儲較年初上升197億美元,央行連續10月增持黃金
2小時前
基于PPE平臺打造奧迪全新概念車預告圖
2小時前
跟雅閣一般長,廣汽出品,1.5T+愛信6AT,只賣10.88w還買合資?
2小時前
30多萬的奧迪剮蹭一下,修車費讓人寒心,網友:怪不得陳田村不倒
2小時前
秦川說幣10月6日行情分析主流延續震蕩不休局面何時結束?
2小時前
單晨金;現貨黃金周初開盤該怎么操作?非農為何多空來回洗盤?
2小時前

3次沖刺IPO,拉卡拉坎坷上市路

轉載 2019-03-28 09:18:58

時隔3年,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IPO終于有了實質性進展。

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3月26日消息,證監會第十八屆發審委審核了5家擬首發企業,其中包括拉卡拉。即將登陸創業板的拉卡拉,有望成為A股“支付行業第一股”。

這并不是拉卡拉首次沖擊資本市場。在裝入A股西藏旅游計劃流產后,集團架構拆分,為謀求上市頻頻出招。此番,3月12日披露招股書,僅用14天時間就通過審核,速度之快,或許是拉卡拉也未曾預料到的。

3年凈利超10億,收單業務占90%

2005年,拉卡拉由有道創投、孫陶然、雷軍共同出資設立,最初靠提供信用卡還款、水電煤繳費等便民金融服務起家。2011年,拉卡拉同支付寶、財付通等一起,首批從央行手中拿到支付業務許可證,并擁有包括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等在內的全部業務種類,又成為首批獲得央行頒發的全品類支付牌照企業之一。

拉卡拉的主要產品是為實體小微企業提供收單服務以及為個人用戶提供支付服務。具體業務內容包括商戶收單、個人支付(線下便民支付、移動支付)以及增值金融類業務等。核心盈利模式是通過向商戶提供收單業務收取手續費以及通過為個人提供支付服務收取手續費。

根據招股書,拉卡拉在2015年開始扭虧為盈,2016年-2018年的營收分別為25.6億元、27.85億元、56.79億元,凈利潤分別是3.26億元、4.64億元、6.06億元。

收單業務是拉卡拉營業收入的主要來源,2018年收單業務的營業收入占比接近90%。

根據招股書,收單業務在2016年-2018年所占公司營收比重分別為49.58%、85.15%、89.29%;而個人支付業務所占的比重較低,2016年-2018年個人支付業務占公司營收比重分別為5.16%、3.41%和1.9%;硬件銷售及服務所占營收的比重在2016年-2018年分別為9.31%、11.37%和8.49%。

至2018年底,拉卡拉的收單業務POS機具及掃碼受理產品累計覆蓋商戶超過1900萬家,2018年收單業務交易金額逾3.65萬億元,全年營業收入56.79億元,同比2017年27.85億實現了營收翻倍增長。

在中小支付機構依然在線上支付紅海廝殺之時,巨頭們已經悄然瞄準線下。拉卡拉統計,線下支付收單市場從2013年的5.1萬億增長到2017年的55萬億,年均復合增長率達81.2%,此次拉卡拉募集20億元資金,便是擬用于投入基于綜合服務平臺及智能POS終端的第三方支付產業升級項目。

第三方支付發張較大的支付機構中,支付寶和微信財付通是在移動支付帳戶占優勢,而拉卡拉則是收單領域較強。孫陶然分析,在掃碼支付上,拉卡拉與支付寶、微信并非競爭關系,而是耦合關系,拉卡拉是渠道、受理方。因為微信和支付寶是付錢的,拉卡拉是收錢的。“你在掃碼支付的時候,你可能掃的是微信和支付寶,但是掃你碼的那臺機器,它可能是拉卡拉的。”

圖片來源:拉卡拉招股說明書

股權結構方面,聯想控股持有公司31.38%的股份,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此外,孫陶然及孫浩然持股13.07%,達孜鶴鳴永創投資持股5.58%,昆侖新正等19家機構共計持股32.02%。

“老司機”變相上市計劃慘遭流產

創業14年,拉卡拉由曾經的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變成現在的綜合性金融服務平臺,“老司機”孫陶然功不可沒。

之所以稱他“老司機”,不僅因為這12年來,他牢牢掌握著拉卡拉的方向盤,走出的每一步都小心謹慎,更是因為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對于自己的預見能力十分得意,拉卡拉從來沒有遇到過生死攸關的‘坑’,再大的難題都會提前預知、判斷,然后解決。”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超自信、高水平的司機,卻沒有提前預見到,拉卡拉等了12年的重組上市竟會遇阻。2016年上半年,拉卡拉意圖借西藏旅游重組曲線登陸A股市場,但那次重組最終因為監管政策的變化而流產。

2016年2月,西藏旅游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作價110億元收購聯想控股、孫陶然等46名交易對方合計持有的拉卡拉100%股權,25億元將現金交付,85億元將通過向主要股東發行股份方式支付。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控股權發生變更,孫陶然及其一致行動人成為上市公司新的實際控制人。

此舉受到上交所問詢,尤其緊貼“原資產100%紅線”規避借殼的“設計”格外吸引關注,但拉卡拉一直聲稱并非借殼上市。  

IPO一次受阻,無緣資本市場。“這次重組的終止延緩了拉卡拉成為一家偉大公司的時間。”彼時的媒體采訪中,孫陶然難掩失望,對A股情有獨鐘的他堅持認為,12年了,拉卡拉到了該成人的時候了。

為了繼續沖刺上市,他做了分拆的決定,而承擔這一使命的,正是如今A股上市主體——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

分拆“變陣”,三次沖刺IPO

重組失敗后不到4個月,拉卡拉集團宣布正式改制為控股集團,集團架構拆分為拉卡拉支付和考拉金服兩大集團板塊。

招股書顯示,2016年第四季度,拉卡拉支付剝離了主營增值金融業務的北京拉卡拉小貸、廣州拉卡拉小貸等10家控股及參股子公司,經營范圍變為銀行卡收單、互聯網支付、數字電視支付、預付卡受理、移動電話支付。拉卡拉支付集團旗下業務是由“一行三會”發牌照的業務,考拉金服集團旗下業務是由金融辦、金融局來監管。

將這樣一家運營多年的老牌支付企業一分為二,絕對是件傷筋動骨的事。“出于業務發展和監管的需要,分拆為了給兩邊提供更大的空間。”拉卡拉給出這樣的解釋。各業務條線獨立發展但集團內部共生,是拉卡拉接下來的策略。

經過分拆,拉卡拉原有的小貸、保理、理財等業務被打包裝進了新成立的考拉金服集團,支付集團則保留有支付、征信及證券業務。這樣支付集團就會成為一家相對純粹并且業績相對穩定的第三方支付企業,IPO成功幾率會大幅增加。

數據顯示,2013、2014年,拉卡拉支付尚處于虧損狀態,2015年起開始扭虧為盈,全年營收15.88億元,凈利潤為1.24億元。而在2016年前三季度,拉卡拉營收約為19.94億元,凈利潤為2.12億元。

看似萬事俱備,但拉卡拉在二度啟動上市時,卻因為申請文件不齊備等導致審核程序無法繼續,再次折戟沉沙。直至2019年3月,拉卡拉第三次沖擊A股。

孫陶然此前公開提到,除了拉卡拉支付外,成立不到3年的金服集團增速也非常快,也會選擇在時機成熟的時候對接資本市場。


相關文章

{{news.title}}

{{news.author}} {{news.timeFormat}}

正在加載......
七乐彩200期走势图 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河南麻将规则图解 怎么用扑克牌打麻将 沈阳麻将微信群吧 天津麻将下载官网 江苏体彩网e球彩开奖结果 手机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jⅩ吉祥棋牌 现金广东麻将棋牌官网 kk棋牌破解版